当前位置: 主页 > 粮油店中心 >

犹如阴黯的天色即将有暴雨的袭来之畏

时间: 2017-09-14 16:18 来源: 未知

时光荏苒,日月如梭。冥冥之中,匆匆的人生旅途,已是半世飘逝。
  
  恍惚间,一次梦醒的思絮徜徉,却无意间明晰:生活原来过得如此狼狈,自己蒙在鼓里却痴人恋梦。
  
  十七岁那年,我正读初三,学习成绩还算可以,总在全班十名以前徘徊。数理化是我的强项,每次考试下来,属于班里的上层。彼极难懂的外语,一点是不自诩,算高分里数一数二的。而最差进的课程就莫过于语文了,定是逐次的考试中,就从来没有及格过。这样,每每成绩评比下来,总是被它拖了名次。自然而然,一直于上语文课就非常讨厌的。老师讲课时,同学们专心致志的记写要点与注解。可我,却在一旁耍着自己的小玩意儿,仅怕老师提问题时被叫到,总是把头埋的很底,愈是此样,且多次回答问题时,叫起频率就愈高。有时,若是惹他真的生气了,不但要挨上两教鞭的,而且还让你这么端端地站着,一直待到下课为至。
  
  记得快要中考的时候,大概是放了一周时间的假期吧,语文老师就布置了几篇作文,并且叮嘱:无论如何,一定要完成任务的。这下,可把我吓坏了,别说是几篇,就写一篇也非常的头疼。转眼间,这一周放假的时间马上完讫。再次返学时,同学们个个都把写好的作文,一本一本的递与学习委员。可我,却吓得浑身瑟瑟悸动,只是一味的默默祈祷:赶快拿去呈交老师吧,不然,如是发现了,定是要跑不掉挨顿严惩的。或许,对于弱项的课程,我都是抱着侥幸的心里,为的是避过老师的一次指责罢了。当老师把那一沓作文本摞放于讲桌上时,我俨然是感觉有点魂魄欲离。但悄然往讲台上顾眄的那一时刻,他的颜面又是那么深沉,且间杂着一丝沮丧。
  
  他微微的转过身,并在黑班上写了几个楷字,而又位归原地,说:
  
  “这是与你们的最后一次讲课,或许,再过数日,你们会各奔前程。人生的漫途中,难免会出现分手的一幕,这节课,就看作我们离别的晚会吧。”
  
  这一刻,同学们都愕然了,坐的很端正,教室里也平静好多,以至仅闻到微呼的气息声。接着,他沉沉的颜颊上,便挤出了一个痛楚的莞尔,但再审视一下,却发现那眸中竟然泪花溢漫。
  
  他娓娓道来,就像朗诵课文一样。从人生的一个角度讲到另一个角度,从朦胧的旧事回溯到即将走进的新生活。不知不觉的,就下课了,临出教室门时,他又说:
  
  “作文吧,你们原拿回去仔细阅吧,这次让你们多写几篇,为的就是在中考时,看有没有蒙上的一篇。没写作文的同学吧,是谁,很清楚的,我就不点名了。”说着,他的背影就渐渐匿逝于教室的隅角后。
  
  中考过后的那几天,焦急的人儿满村乱逛,日日盼着传来的捷报。可终究成绩出来以后,我却名落孙山,听说就差那么几分而失之交臂。我十分的懊恼,责怪自己当时没有学好语文,且落下此等结局。我报的是中专,彼时视来,算是吃香的热门,好像是全县就招了十几个人吧。那我们学校也就总给了七八个预选名额,终是上线了两名同学,真是挺可怜的。
  
  可现在屡屡回想起来,觉得自己过去失去的太多太多,痛恨当初没能把握住机会,至此时,却犹如是一介临闷死的幽灵,摇曳浮尘中而无人惜悯,或于半宿时分,定是一个人涕染衾枕。
  
  炎凉尘世间,庸庸碌碌者,是极难履出自身悲怆的。而今本已木已成舟,惟希冀妻孥怡悦,父母康生,自己别饿着肚子便是。
  
  
 

文章来源:未知



相关文章:
相关产品
更多>>联系我们

大连市粮油店

电话:6979-83388799

手机:13362360599  

QQ:638962795

地址:大连吉人工业园9栋5-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