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那干涩的嘴角便残下一丝浅露的微笑

时间: 2017-09-14 16:31 来源: 未知

 
  一宿,疲惫累累的他,跌倒土榻而酣睡入眠。恍惚间,茫无目的之落魂便脱翘而出,载着寒风,飘向横空,驶进遥远的天际。
  
  一位老者翩翩走来,满面春风,笑着对落魂说:“干嘛跑到天上来,是否人间烦恼太多?”
  
  “是啊,炎凉的尘世,我没有一席落脚之地,呆不下去了,累啊!”落魂有点痛楚地说。
  
  “过来,我们到那边走走”老者神态怡然,不慌不忙地言道。
  
  瞬间,他把扇子一扇,一缕清风踩于脚下,并携着落魂,飘啊飘啊,飘到一座用翡翠雕刻的假山前面。山前烟花灿熳,池中云水辉映。老者站于一旁,指着琼园的一角,他扇子又是一扇,对落魂款款而说:
  
  “你细细看看,那个半宿不眠者在干嘛?”
  
  彼刻,落魂睁大了眼睛,看了个清清楚楚,像是自己身临其境似的。
  
  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,芊细的身姿,披着散发,红润的脸颊上,残留着几道隐隐的泪痕。
  
  她徘徊于陋巷,微昂起头,时而顺手撩起拢腮的鬓发,那眸瞳里的噙泪就不忍地滑落下来。再顺着可怜的身影细细瞄去,渐渐地,她便匿逝于黯然的转角处。
  
  陋巷的一侧,是一陋寮,灯光阑珊,寂寥萧然,或大抵是那忧伤女子的独居罢了。
  
  落魂痴情涟涟,想要看个究竟,可老者却哈哈大笑道:
  
  “你们尘间啊,悲哀太多,有为情所困的;有痴心妄想的;还有自己看不起自己的……。
  
  总之,忧伤的原因很多,很多。一句话,凡人得为情而活着,是因为凡人有七情六欲,那本是凡人的福分。……很自然,两性情感和睦了,那一切的扰心之事都会迎刃而解。可我们吧,六根清净,不奢望什么,更无名利的概念,那为何要悲哀呢?”
  
  听着老者不倦的谆言,落魂片刻恍然明白了许多,禁不住嗟叹起来:仙人的境界可真高啊!何不自己也就效仿那么一点点而已。
  
  此时,老者好像知道落魂在想着什么,便欣慰的笑了。遂而沉思须臾,又就开口:
  
  “我送你到大海里再逛上一趟,你看如何?”
  
  落魂一听要去大海,乐得是满口答应:“好的,好的。”
  
  蓦地,老者将手中的灵扇一扇,一道青烟就飘到落魂脚下,并且吩咐:“你去吧,放心,水龙王那边我早以说好了。”
  
  于是,落魂谢过仙人,乘着云团,飘啊飘啊,半晌时,飘到了大海面前。无意间,一个转身,他就荡进了龙门。水龙王连忙热情款待,还嘱托丫鬟,要端来上等的佳酿和菜肴。
  
  “唉!是饿了,离开家也该好几个时辰了吧。”落魂心里叹息着。
  
  但瞅着案上的美食,落魂就迫不急待了。简单的互敬之后,便是仓促用餐,再饮上佳酿几樽,或没有多大酒量的落魂,倏地就变成了醉仙。
  
  时过些许,落魂视视龙宫的时钟,不懂,细一盘问,说是夜半四更。落魂急得忙要动身,龙王也不再挽留,答应要找只小船送落魂一程。言着,顺手摘下一片绿叶,轻轻一吹,那绿叶倏而变成一只小船。
  
  落魂挥手道别,踏上小船。飘啊飘啊,一回儿的工夫,小船靠岸了。
  
  而又眨眼间的功夫,小船却不见踪影,变成青烟一团,积于脚下,孤载着那醉癫的落魂,飘啊飘啊,飘过万丈深渊,飘过山峦叠嶂。终于,醉意还没醒过的时候,至达了家门口,落魂爽快的抖抖筋骨,一道烟的钻进了他的灵翘。
  
  恰好此时,雄鸡一鸣,惊醒了正在沉睡的他,遂轻挼尚未惺忪的双眸,是股莫名的乏意萦怀。清醒过后,再细思昨宿之痴梦。
  

文章来源:未知



相关文章:
相关产品
更多>>联系我们

大连市粮油店

电话:6979-83388799

手机:13362360599  

QQ:638962795

地址:大连吉人工业园9栋5-6号